我想小酌几杯,又想酩酊大醉

admin 2020-01-17 17:05 桃花酒 低度的爱情
写这篇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出现着一个画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画面会出现在我脑子里,当然这是后话,之所以会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发一篇日志 是因为我需要发泄,现在想想,当年做厨子的时候虽然累,但也未尝不是好事,因为我可以在满腔愤怒的时候把怒火发泄在叮当乱响的锅碗瓢盆里,然后毫无缘由的把我的帮厨给骂一顿,最后抽根烟生活继续,工作继续。
          一个人独的太久很容易生气,这是我在另一个朋友身上观察了很久且被无数次证实的事情,好像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变得这么独了,介意别人打搅我的生活,介意别人在我的身边喋喋不休,介意身边任何分贝过大的声音,这就是我-   这就是我这个24岁,一个一事无成。被时代抛弃的同时又对这个所谓的时代嗤之以鼻的人,我尝试着融进身边人的生活,最后以失败告终,我有时候就想,我这种人,一定是个不求上进的人。
         当然,独的太久就很容易阴暗,说实话我觉得我的内心有时候也是挺阴暗的,好处就是我喜欢晒太阳,各种晒。 一一灼伤这些内心的阴暗,不然我迟早变成一个有报复社会的倾向的问题青年,青年? 好吧,我有个朋友,她笑称我是个老年人,我对此也不反驳,甚至觉得他说的很对,毕竟我在南京的唯一爱好就是奢侈的请个假找六合扬子村那群老大爷下盘象棋,当然,每次都是大杀四方后以我方溃败为惯例,而作为失败的安慰奖老头儿会抽着烟跟我讲关于南京这着城市的故事,所以现在,除了南京本地人,很少有人能比我更了解这座古城,直到后来我离开南京的时候坐在火车上心里默念了一句:再见!狗日的南京,老子再也不来了!  当然,随后我又去了一次,也是目前为止的最后一次,时常还在想有机会应该在去一次。我,就是这么言而无信,就是这么不要脸。
         写到这儿的时候,基本上我的心态已经缓和了很多,琐事叨扰了我宁静的生活,就像平静的水面上落了一滴水,荡起涟漪,这滴水对整个湖面的面积和质量丝毫没有什么影响,但是还是我说的,它荡起了涟漪,它惊动了水面,它叨扰了平静的我,好消息是它来的快,走的也快,坏消息是,它将一直存在。于是我趁着这个月月底有两个饭局准备喝点,一个酩酊大醉,一个小酌几杯,我竟然如此的表里不一,表里不一的同时又窃喜这两桌酒都不是我请。好吧再一次吐槽一下我自己,我是一个一本正经的同时又很不正经的人
 
                     
   
    数不清的流年
    似是而非的脸
    把你的故事对我讲
     就让我笑出泪光
     是不是生活太艰难
   还是活色生香
     我们都遍体鳞伤
    也慢慢坏了心肠
    你得到你想要的吗
     换来的是铁石心肠
             可曾还有什么人     
       
在让你幻想  
                                         ——朴树《清白之年》
 
       好吧,我最近确实累了,去云南吧,云南的古镇在向我招手。(事实上,反正都是幻想,我说说,你听听,就当打发时间了,就这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命中有爱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13781586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