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风铃 | 一封迟了十年的情书

admin 2020-01-24 00:10 桃花酒 低度的爱情

1

2018年立春之后,常苒苒就想着收拾一下阁楼。她先生嫌麻烦,躺在沙发上无声抗议,常苒苒叫了几次他都不动,只能自己收拾。

她和先生都是随意派,只要是用不上的东西都往阁楼塞。就连过年大扫除,也只是扫了阁楼的灰,并没有认真打扫。

常苒苒是去闺蜜家,发现闺蜜家的阁楼干净整齐,还养了绿植,特别文艺小清新,相比之下,她家的阁楼就有些野兽派了。为了证明自己也是个精致的女人,她才燃起整理阁楼的斗志。

阁楼不大,但日积月累堆起来的东西看着有些张牙舞爪,过年时扫过的灰尘,又积了厚厚一层。

她开了窗透气,打算用一个星期来改造自己的阁楼。好在她是婚纱设计师,去年先生又花钱给她开了一家婚纱店,所以她不用朝九晚五地去上班,这样她就有更多时间来整理。

她先是扫了一下灰尘,再把堆起来的东西往下搬,用不上的就丢掉,东西太重她就把偷懒的先生叫上来搬。

断断续续整理了三天,她才整理到角落里的那堆书。书很杂,高中的课本、安妮宝贝的小说,花花绿绿的漫画书,还有类似于《霍乱时期的爱情》之类的外国名著,装了满满几个纸箱。

先生上班去了,常苒苒只能自己撸起袖子把纸箱搬出来。但纸箱放久了,多少有些潮,她刚把纸箱抬起来,箱底就经不起压力,瞬间四分五裂,里面的书噼里啪啦落了一地,还扬起恼人的灰尘。

常苒苒就埋怨起先生来,她的先生一点都不贴心,都不知道帮她把东西搬完了再去上班。

但埋怨归埋怨,她现在也只能自己收拾,找了新的收纳盒把书一本本放进去,等收拾到底部的书时,常苒苒突然发现一本硬壳带锁的笔记本。

“这不是高中的日记本吗?”她拿起来,锁因为时间太久的原因,稍微用力一拉就开了。她盘腿坐在地上,打开了自己少女时期的日记本,刚打开,里面就掉出来一封信。

白色的信封,上面端正地写着一个名字——江湛。

常苒苒眉眼一弯,但片刻之后又皱起眉。她认得江湛的笔迹,可她不记得,自己有收过这么一封信。

带着好奇与疑惑,她打开了那封信。

常苒苒:

你不用猜了,这是一封情书,一封我给你的情书。

写情书就是想说一件事,就是……我喜欢你,想当你一辈子的男朋友。

我收到过很多封情书,但写,还是第一次。我写得最多的就是作文,一提笔就想写五段三分四环节的格式。后来同桌好像发现我要写情书,就跟我说,情书,就是要表达一件事:我爱你,爱到无法自拔、不可救药的那种。

但想想,我好像没有喜欢你喜欢到那种程度。只是觉得,你在我眼里,比其他女生好看了那么一点点,性格也比其他女生讨喜了那么一点点。明明开始去你家是为了猫咪长江,但后来,却是因为你。

别人都说我性格淡漠不会哄女生,其实,不是我不会哄,只是没有遇到要宠的人。当然,这是在遇见你之前。

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见山是山,见海是海,见花便是花。唯独见了你,云海开始翻涌,江潮开始澎湃,你无须开口,我和天地万物便通通奔向你。

高中遗憾没有表露心迹,但大学和以后的人生希望有你相伴。

我可不想让其他人来当长江的后爸。

我想报的大学是B大,你想去A大也没事,反正同城,我可以去找你。

希望开学之后,我可以多一个女朋友。

……

信的落款日期是她高考前一天。真的很遗憾,这封写给十七岁的常苒苒的情书竟然被她留在日记本里,直到高中结束十年后,才被她翻出来。

那年花开正好,那年青春洋溢,那年,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2

常苒苒高中的时候,从家里去学校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近,可路上的风景乏味;一条远,但听说路边有一棵樱花树,春天的时候会开满一片粉红,漂亮得不行。

高一的那个春天,常苒苒放学回家的时候,走到那个岔路口,想到现在正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就选择了那条远的路。

而那棵樱花树也没有让她失望,远远地,她就看见那片梦幻般的粉红。她的心情不禁雀跃起来,等凑近了她才发现,树上有个人,还有,一只白色的小猫。

穿着白衣的少年踩在樱花树的树干上,一点一点向树梢上的小猫靠近,树干因为少年的动作微微颤动,抖落不少花瓣。

常苒苒站在树下,心也跟着揪了起来,直到少年安全抓住那只猫,她才松了一口气。

少年抱着那只猫,从两米多高的树干上跳了下来,正好跳到常苒苒面前。而树干不堪如此剧烈的摇晃,花瓣飘落如雨,就像是一个粉红色的梦境。

常苒苒被突然跳下来的少年吓了一跳,还没有回过神来,少年就在她眼前抬起头。四目相对间,常苒苒觉得,自己是真的回不过神了。

少年的眉眼惊艳,在樱花的衬托下,更显出挑。

这是哪里来的樱花花精,专门来勾引她这种情窦初开的女孩子!

花精少年的头发上沾了花瓣,他摇头把花瓣抖落,怀里的猫呜咽一声,乖巧地往少年怀里缩了缩。

少年摸了摸小猫的头,又瞟了一眼还在愣神的常苒苒,就转头走了。

等常苒苒回过神来,少年已经捡起地上的书包消失在拐角处。

常苒苒回过神来,跑到拐弯处张望,却只看见他远远的一个背影。

果然是来去匆匆的樱花少年啊。

常苒苒忍不住感叹一句。

常苒苒有着对帅哥过目不忘的花痴体质,所以,那天她扫清洁区时,那个穿着黑色卫衣的少年从围墙上一跃而下到她面前时,她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那天她在樱花树下遇见的那个樱花少年。

常苒苒他们班的清洁区在教学楼后面的空地,旁边就是围墙,所以经常会遇上翻墙外出的学生。和常苒苒一起扫地的同学男生偏多,他们急着去打球,挥舞着扫把过一轮就说扫完了,只有常苒苒一个女生留守下来仔细扫。谁知,守到一枝“樱花”进墙来。

少年跳到她面前时,看见她,也是微微诧异。

翻墙被抓包,是挺尴尬的,加上也不熟,常苒苒就假装没看见,转身背对着他去扫其他地方的树叶。

少年挠挠头,走了几步,想不通,又返回来走到常苒苒身后。

“嘿,我记得你。”

常苒苒诧异回头,他又说:“那天在樱花树下,我没记错吧。”

常苒苒点头,心里有些小雀跃,原来他记得她啊。

“喜欢猫吗?”他问。

常苒苒回想起那天他抱着那只白色小猫从樱花树上一跃而下的样子,弯着眉眼点了点头:“喜欢啊。”

“那想不想养?”

“啊?”

“那天那只小猫,我找不到它的主人,我妈对猫毛过敏,现在那只小猫被我放在校门口超市的阿姨那里,刚刚不放心,才翻墙出去看的。”他说完,试探性地看着常苒苒,“你能不能收养它?”

“应该可以吧,我爸妈好像挺喜欢小动物的。”常苒苒刚说完,他的眸子就亮了起来。

“那一会儿放学时你在校门口等我,我把猫给你。”他的语气不由得雀跃起来,“我是一班的江湛,你是……”

“9班常苒苒。”常苒苒也大方地报出自己的班级姓名。

3

直到江湛走后,常苒苒才反应过来。

江湛,这不是同桌时常提起的那个自带学霸光环,还长着一张祸害众生的脸的美少年嘛!虽然是这个学期刚刚转学来的,但同桌提起他的次数,比提起班主任的次数还多,不过常苒苒一直没有机会见到这位传闻中的人物,没想到,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碰到了。

放学之后常苒苒拒绝了同学一起去喝奶茶的邀请,忐忑地等在校门口。

常苒苒等了十几分钟,校门口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江湛才背着书包姗姗来迟。

他们一起去超市阿姨那里接回了小白猫,江湛把小白猫抱给常苒苒的时候,感觉还是不舍的。常苒苒被他那副依依不舍的样子逗笑了,便说:“你这样,我总感觉自己是个贩卖孩子的人贩子。”

江湛摸摸常苒苒怀里的小猫,“就算要卖,也要给它起个名字吧。找不到爸爸妈妈,再没有名字,实在有些可怜了。”

“不然……”常苒苒想了想,说,“叫小白?”

江湛却摇头:“我邻居家养的狗就叫这个名字。”

“是在樱花树上遇到它的,不如,叫小樱?”

江湛露出嫌弃的表情:“再在前面加个‘百变’,凑成百变小樱好不好?”

“那你说,应该叫什么?”常苒苒有些恼了,自己不起就算了,还打趣她。

江湛看着她这副微怒的样子,眉眼间的嫌弃竟然渐渐柔和下来,他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你这个样子,有点像小猫奓毛的样子,总想给你顺顺毛。”

常苒苒心里猛地一跳,果然美色当前,他一说这句话,她连他们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不如,就叫长江吧。”她说,“我姓常,你姓江,常江,长江……小猫是你捡的,我养的,正好结合了我们两个人的姓氏。”

江湛想想,点头同意了这个名字。

他弯下腰,和常苒苒怀里的小猫平视,目光柔和:“长江,以后你就好好跟这个姐姐过日子了,我有空会来看你的。”

常苒苒看着江湛的发旋,不禁觉得好笑。同桌眼里的白马王子,竟然是个猫奴,如果被同桌知道,她估计会各种哭诉自己生错了物种。

长江就这么被常苒苒带回了家,江湛不放心,一路跟着常苒苒。常苒苒抱着长江回头,对他说:“其实你不用送的,我自己能回家。”

可那厮却指着她怀里的长江,说:“我看看你家在什么地方,以后想见长江了,我可以自己来。”

那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当真是情深意切。常苒苒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现在总算知道了,什么叫男不养猫,女不养狗,都会彻底沦为宠物的奴隶。

常苒苒把长江带回家,常爸爸常妈妈倒是没有反对,还热心地给长江买了牛奶,长江就这么在常苒苒这里安家了。

江湛吸猫成瘾,第二天中午休息的时候,他就从他班级所在的六楼跑到常苒苒所在的三楼来找她。鬼知道江湛出现在教室后门点名道姓说要找她时,班上部分女生有多骚动。

同桌更是拉着她的手逼问:“说,你什么时候跟我的江湛勾搭上的?”

常苒苒冷笑一声,跟摸长江的头一样摸了摸同桌的头,“那不是你的江湛,那是长江它爹!”

长江……它爹?!

同桌还没有反应过来,常苒苒已经越过她大步向江湛走去。

江湛把常苒苒拉到楼梯角落,看周围没有人了,才道:“今天放学我跟你去看长江吧?”

猫奴实至名归,常苒苒单手扶墙,略显无奈地看着他:“你这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样子,又让我觉得,我已经从人贩子变成棒打鸳鸯的恶霸了。”

江湛戴着鸭舌帽,帽檐下的一双眸子明亮似星。都说猫的眼睛是离人类最近的星辰大海,可那一刻,常苒苒觉得,江湛的眼睛,比长江的眼睛漂亮多了。

架不住这么一个好看的男孩子的请求,常苒苒就答应了。放学的时候,她在校门口等江湛,然后一起去她家看长江。

常苒苒跟爸妈说清楚情况,说长江是江湛的猫,只是家人不让养,才把长江给她养的。

家族遗传的毛病,常妈妈也是个颜控,对江湛这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很是上心,江湛准备走了还留人家吃饭。江湛拒绝了,还守在门口看着离去的江湛,喊道:“同学,以后想看长江了随时来,实在不行,我让苒苒给你配钥匙。”

坐在屋里的常苒苒和常爸爸面面相觑,常苒苒沉不住气,就问常爸爸:“爸,你以前是怎么追到我妈的?”

常爸爸回忆当年,摇着头叹气道:“想你爸我年轻时也是十里八村的美男子,附近的姑娘都争着来我们家干活,但是,她们打不过你妈妈。”

常苒苒也学常爸爸的样子摇头叹气,“果然,花痴是会遗传的。”

4

之后江湛就经常来常苒苒家看长江,偶尔,也会应常妈妈的要求留下来吃饭。常苒苒也问过他,为什么当初会把长江给她养,明明那个时候他们才是第二次见面,难道说是因为她的美貌?

当时江湛是这么回她的:“美貌,活了这么多年你对自己的长相还没个数吗?当时只是觉得,我捡到长江的时候你也在,翻墙又正好翻到你面前,这可能是缘分。”

江湛这句话是真的把常苒苒激怒了,一连好几天都没有理江湛,也不带江湛回家看长江。几天之后,江湛给她买了一大盒冰激凌,这场冷战才结束。

常苒苒一边挖冰激凌往嘴里送一边说:“这么几天你就想通了,觉得我还是有美貌的……”

“不。”江湛倒也耿直,“我只是觉得,我离不开长江。”

“……”

常苒苒正挖了一勺冰激凌准备往自己嘴里塞,听到他这句话,气得挥起勺子打他。江湛却先一步抓住她的手,笑着张嘴咬住那勺冰激凌。

常苒苒一怔,这是她咬过的勺子啊!

江湛却没发觉,津津有味地吃完,还舔了一下嘴唇:“味道不错。”

简直诱人犯罪!

常苒苒脸红得发烫,心虚地低下头扒了几口冰激凌,把嘴里塞得满满的。可嘴里冰得麻木了,脸上的温度还是没有降下来。

偏偏江湛高智商低情商,还去抢她的勺子,还嚷嚷:“你不想给我吃也不用这样吧,给我留一点香草味的。”

常苒苒当时就觉得,江湛这个人所有的小心思,都在长江身上了,也难怪那么多女生追他,可没一个成功的。

但又仔细一想,常苒苒觉得自己也挺可怜的,在江湛面前晃了这么久,江湛眼里还是只有猫。

晚上回家常苒苒会边撸猫边对长江碎碎念:“长江,你说,江湛眼里怎么就只有猫呢,难道我没有猫可爱吗?”

长江“喵喵”地叫了两声,抬起一双大眼睛望着常苒苒,常苒苒瞟了一眼,汗颜。

“还真的没有。”

江湛对其他事一向淡漠,其他女生给他写了情书送了礼物甚至当面告白,他都无动于衷,但每天却往常苒苒这里跑得很勤快,就连同桌都揪着常苒苒的领子逼问了。

“常苒苒,说,你个小妖精,是怎么勾搭到江湛的?”

常苒苒被同桌揪着衣领晃了晃,脑袋有点晕乎,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对同桌道:“自身魅力不足,就要靠外界因素来取胜。”

同桌知道她养猫,但是不知道她是跟江湛一起养的,所以反复思索这句话,都只能理解为--常苒苒这小妖精一定是给江湛吃迷魂药了。

5

可能是接触的次数比较多,在大家眼里,常苒苒和高冷学霸江湛的关系非同一般。

但在常苒苒看来,他们的关系很一般,中间就只有长江这么一只猫在联系他们的关系。如此一来,原本就把长江奉为主人来对待的常苒苒,更是把长江当成月老一般的人物给供起来。

也许是给长江上供的那些猫粮起了效果,高二下学期,学校领导当场抓获了一对小情侣,觉得这种早恋的行为很恶劣,为此特意开了一场全校性的会议。

晚上回家的时候江湛跟着常苒苒去看长江,不知道怎么就讲到了这个问题。

常苒苒说:“其实挺羡慕这些早恋的人的,说不定真的可以从校服到婚纱。你想想,以后结婚了,在很多人面前说自己跟自己的另一半是学生时代就在一起的,肯定有好多人羡慕。”

但江湛的关注点有些奇怪:“婚礼上为什么会有很多人?”

“两方的亲戚、同学、朋友、同事,难道人不多吗?以后我结婚,一定要叫好多人,摆上几十桌酒席,热热闹闹风风光光地出嫁。”

江湛闻言,皱眉,说:“可我不喜欢那样,我喜欢安静一点的,就把家里人叫来吃个饭就可以了。自己的幸福,要藏着掖着,不能给别人看,会招人眼红。”

常苒苒一听就急了眼,争论道:“你这样对我不公平,女孩子就想风风光光地出嫁,你这样就摆几桌酒席,我都不想嫁了。”

见她自己急了眼,江湛只好妥协,“那行行行,就按你说的,想请多少人就请多少人,想摆多少桌酒席就摆多少桌酒席!”

“这样才对嘛。”常苒苒这下满意了,嘴角噙着笑,步伐欢快地走了几步,然后,突然顿住了。

她嘴角一抽,他们,怎么会谈论到婚礼酒席这个问题?

她回头看着江湛,江湛也似乎反应过来了,目光心虚地飘向其他地方,开始只是耳根有些微微泛红,然后,红晕染上脸颊。

他们站在那棵樱花树下。正好到了樱花盛开的季节,微风乍起,吹落一场如梦似幻的粉红色花瓣雨。

四目相对,什么都没说,但空气中早就有暧昧在无声地缠绵。

那是为数不多的,跟江湛有的一些甜蜜回忆了。

后来江湛回忆起这件事,记忆中的常苒苒在前面轻行,阳光躲过枝头,跳到她的裙角,上面绣着不知道名字的花骨朵。春风打过,她回头看他,没有说话,只是笑,笑得漫天樱花花开,春日渐暖,漫山也醉得不省人事。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6

他们上了高三,长江也两岁多了,不再是以前的温顺怯懦,它身体里猫主子的天性完全觉醒。每次江湛和常苒苒靠近,它的眼里都带着一股“尔等刁民找朕何事”的傲娇。

高三课业加重,江湛来看长江的次数也减少了,弄得常妈妈每次看见常苒苒一个人回来时都叹气。果然,靠猫是留不住好看的男孩子的心的,晚上常妈妈偷偷溜进常苒苒的房间,在她旁边各种暗示。

“苒苒啊,你觉得江湛这小伙子怎么样?”

常苒苒一边写卷子一边回答:“还不错啊,长得好看,成绩又好……”

“是吧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常妈妈眉开眼笑,“这么好的男孩子,是我们家的就好了。”

常苒苒写字的手一顿,回头看着常妈妈:“你可以认他做干儿子啊,我不介意多一个哥哥的。”

“……”常妈妈一脸朽木不可雕的表情。

其实常苒苒是知道常妈妈话里的意思的,但江湛一点这方面的意思都没有,她怎么敢起歪思想。

也出于一些女孩子的矜持和自尊,不确定对方是否喜欢自己之前,她是不会表露心迹的。

江湛念的是理科,常苒苒念的是文科,江湛数学年级第一,常苒苒的数学及格就阿弥陀佛了。

那次小考之后,江湛跟着常苒苒回家看长江,他在院子里逗猫,常苒苒拿着刚刚及格的数学卷子被常爸爸训。江湛觉得苗头不对,就适时进去帮常苒苒解围。

他一只手搭到常苒苒的头上,对常爸爸说:“叔叔,我来帮小苒补习吧,我数学不错的。”

常爸爸正准备说什么,就被常妈妈一把按住。

“那就麻烦你了,我们家苒苒比较笨,教不会你可以打,没事的,我不介意。”

常苒苒汗颜,我介意啊,妈!

常苒苒其他科的成绩都不错,就是数学拖后腿。江湛教了几天后觉得,常苒苒的脑子,可能是没有开发数学这项功能。

江湛无奈,拿起一本书。常苒苒条件反射似的护住头,道:“虽然我妈说教不会你可以打,但你不能这么做啊,我……我会恨你的。”

“打你你就会了吗?”江湛曲起食指关节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我还就真的不相信了,我一数学年级第一,就教不会你了。”

江湛说,他是为了自己的尊严而战,才给常苒苒恶补数学的。换了个老师,一向在数学课上打瞌睡的常苒苒总算对数学起了一些兴趣。

补习休息时,常苒苒吃着江湛买来的香草味冰激凌,抖着二郎腿问靠在窗边的江湛。

“江湛,你想考什么学校?”

“B大。”

B大啊。

常苒苒在心里暗暗算了算自己的成绩,其他科还行,就是数学拉分太严重。如果数学成绩能提上去,她考B大应该没问题。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但说出口的话却是:“我想考A大,帅哥多,听说伙食还特别好。”

江湛挑眉:“有出息。”

因为有了江湛这么一个目标,常苒苒对数学上了心。她想着,高中没机会,跟着一起到了大学,他应该会有所察觉吧。

毕竟日久生情嘛。

7

常苒苒就带着这个小心思暗戳戳地努力。有时候她又会觉得庆幸,至少,她比其他喜欢江湛的女孩子要幸运得多,至少,她能放肆地出现在他的周围,以一个朋友的身份。

常苒苒的数学成绩随着模拟考一次次提高,原本她就只有数学拉分,现在数学提上来了,年级排名也跟着提高。常爸爸常妈妈那叫一个高兴,江湛来看长江的时候留他下来吃晚饭,完全就是把他当成大功臣来看待。

常妈妈对江湛还是存有歪心思,饭桌上旁敲侧击打听江湛以后的打算,问到江湛想去的学校之后,常妈妈看了一眼常苒苒,道:“B大啊,不知道我们苒苒的成绩能不能考得上。”

常苒苒正准备说没问题,江湛就说:“她想考的是A大,她的成绩完全没问题的。”

常苒苒听到他这么说,心里有股闷气,

他就一点都不希望她跟他去同一所学校?!

常苒苒越想越气,愤愤地扒了一口饭,“A大多好,说不定我还可以找个男朋友回来呢。”

江湛夹菜的动作一怔,尔后抿嘴一笑:“你这是打算给长江找个后爸啊,记得眼光好一点,不然对长江不好我可不依。”

角落里的长江很配合地叫了一声,常苒苒内心泪奔。猫奴眼里果然只有猫,敢情他对她找男朋友这件事唯一的意见就是对长江好一点。

高三的时光总是匆忙又飞快的,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临近高考了。

高考之前的一个多星期,江湛都没有再来看过长江,常苒苒也一个多星期没有见过他。直到高考的前一天,江湛再次来到她的教室门口,等她一起回家看长江。

但那天到了她家之后,江湛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怀里的长江也感应到了,“喵喵”叫个不停。那天常爸爸常妈妈出门买菜没有回来,家里只有他们和长江。

江湛撸猫,常苒苒就在一旁写卷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湛伸手推了她一下。

“那个,常苒苒,我饿了。”

常苒苒正在算一道数学题,头都没有抬一下就说:“我爸妈差不多要回来了,你留下来吃饭就行了。”

江湛却不依不饶:“现在就饿得不行了,中午就没有好好吃,现在有些胃疼,你就去给我下碗面条垫垫肚子也行。”

常苒苒拗不过他,只好放了笔起身去厨房给他煮面条。

现在想来,江湛应该是那个时候,偷偷溜进了她房间,把这封情书塞到她日记里的。

可是江湛不知道,她的日记本那天只剩下最后一页,情书被塞进了扉页。那天常苒苒打开日记本就翻到最后一页,根本没有发现那封情书。

之后那个日记本就被她锁起来,直到十年后的今天,才得以重见天日,也是到了十年后的现在,她才发现了这封情书。

8

放下情书,常苒苒用脏兮兮的手背擦了一把汗,心口有些沉闷。

“竟然现在才看见。”她叹了一口气,语气里有惋惜,有不甘。

她盘腿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她拂去日记本上的灰尘,刚想继续收拾东西,就听见楼下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她站起来,跑到窗外往下看,是先生回来了。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和面部表情,拿着那封情书下了楼。

她走到一楼客厅的时候,先生正好开门进来,看见她一脸严肃地站在玄关处,身上还围着小围裙,不禁有些好笑,边换鞋边笑道:“怎么了?收拾个阁楼把你愁成这个样子?”

“先生。”她很认真地喊他,然后把藏在背后的情书拿出来,对他说,“我发现了一封情书,是十年前一个喜欢我的男孩子送给我的。”

先生刚换了一只鞋,听见她这么说,抬头,看见她手里的信封时有些恍惚。片刻之后皱起眉头,想伸手去抢她手里的情书,常苒苒却快他一步闪身进了客厅。

先生换好鞋追上去,语气有些不自然:“你看了?”

常苒苒点头,连眉眼都是上挑的。

“很认真,又很仔细地看完了哦。”

先生的面色更加不自然,抿着嘴角看着她手里的那封情书,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准备上楼。

常苒苒看他的那个样子,忍俊不禁,追上去,“先生,你难道不说些什么吗?你的妻子我十年前就收到情书了。”

先生不说话,闷着头往楼上走,常苒苒不依不饶地跟上去:“先生先生,你真的不说些什么吗?先生,江先生,江湛先生!”

“常苒苒!”江湛绷不住了,回头捏住她的脸,自己却早已经是脸颊泛红。

他原本以为,当初她看不见,就再也看不见了,谁知道,整理个阁楼竟然给翻出来了!

“先生,当初我跑去跟你告白的时候,你可是一副勉为其难答应的样子。今天突然发现,你其实早就对我有了歪心思啊。”常苒苒摊开那封情书欣赏起来。

“真是没想到,我家闷骚的江先生,竟然会写这种腻歪的情书。我比别人可爱,比别人讨喜,还说什么我无须开口,你和天地万物便通通奔向我……先生,现在怎么不见你跟我说这些了?”

常苒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湛一把拥住。

江湛勾唇一笑:“我的老婆大人,你又皮了是不是?”

常苒苒刚想反驳,就被江湛低头吻住。

吻归吻,手还不老实乱摸,常苒苒按住他不安分的手,含糊道:“别,没洗澡。”

江湛却吻得更深:“一起洗。”

9

时间回到十年前。

高考两天,江湛和常苒苒没有一起回过家。有一天考完出来,正好在校门口遇见,也只是给对方打气加油。

常苒苒安心考完试,等考完走出考场的那一刻,看见外面的晴空万里,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

终于,考完了。

短暂轻松之后,她又开始担心一件事。

万一,考不上江湛在的B大怎么办?而且,毕业之后,跟江湛见面的次数就少了,他应该也不能时时来她家里看长江了。

常苒苒咬着嘴唇纠结着这几个问题,等走到教学楼一楼的楼梯口时,背后猝不及防地被拍了一掌,她诧异回头,是江湛。

看着江湛,常苒苒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江湛见她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以为她是在纠结考试的问题,就伸手,像摸长江的头一样揉揉她的头发安慰道:“别纠结这种事了,你的成绩上A大没问题的。”

常苒苒歪头躲过他的手,直视他的眼睛:“可是我不想考A大了。”

江湛一怔,“那你想考哪里?”

常苒苒扁着嘴,语气有些委屈:“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让我跟你考同一所学校?”

江湛看着她,没说话,眼神有些怪异。常苒苒觉得自己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索性就坦白吧。周围都是下楼的学生,她就拉着江湛的手,一路把他拉出校门,也不管一会儿班主任是不是还会叫大家回教室,就把江湛拉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棵樱花树下。

这个季节,已经没有樱花了,花期已去,樱花树跟周围的树无异。

江湛倒也不反抗,任由常苒苒拉着他。

等到了樱花树下,常苒苒放开江湛的手。一路上她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跟江湛说,但到了这里,回头对上江湛的眸子,刚刚想好的话语就全部都忘了。

江湛见她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手插口袋,弯腰与她对视。

“到底怎么了?”

他的脸突然凑近,常苒苒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又想到自己要说的话,脸颊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江湛见此,似乎明白了什么,挑了挑眉,玩味道:“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反正都这么熟了,还扭扭捏捏就有些矫情了,大不了表白之后做不了朋友嘛,有什么大不了,反正她不缺朋友,她只缺男朋友。

想到这儿,常苒苒一股热血冲上脑门,一咬牙,一跺脚,对江湛道:“江湛,跟你认识这么久了,你也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我,但应该不讨厌,我不想再做你的朋友了,我不想考A大,我想跟你上B大。

“上了大学我就跟其他女生一样开始追你。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再说了咱们还有长江这么一个爱情的结晶,所以只要我坚持,一定可以追到你的!”

常苒苒说完,也不等江湛反应,丢下一句:“我说完了!”便逃之夭夭了。

她害羞跑得太快,所以没看见,身后的江湛嘴角扬起的那一抹微笑。

告白之后,常苒苒就躲起来了,她不敢面对江湛。

江湛倒也识趣,那天之后就没有再来找过她,直到成绩出来的那天。

高考之后常苒苒就在家里躺尸,那天早上她刚刚起床,就听见外面院子里有些吵,打着哈欠出来,就看见江湛正在院子里逗长江。

她吓得一个激灵,瞌睡虫也跑了,匆匆跑回房间换下睡衣。再次出来时,江湛已经坐在客厅里了。

常苒苒有些局促,站在房门口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走到他旁边。

“你怎么来了?”

常苒苒的话刚说出口,厨房里的常妈妈就不高兴了,探头出来:“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你的数学还是江湛教的呢!”

常苒苒嘟嘟嘴,江湛抱着长江,视线也在长江身上,话却是对常苒苒说的。

他说:“今天出高考成绩,我来看看,你能不能上B大。毕竟,长江的后爸,别人来当我不放心。”

常苒苒原本灰色的内心世界突然萌发出一棵小绿芽,小绿芽越长越大,直到满世界都变得春暖花开,她的喜悦也染上眉梢。

查成绩用的是常苒苒房间里的电脑,常苒苒坐在电脑前,江湛站在她旁边,看见她书桌上崭新的日记本,问了一句:“你原来的日记本呢?”

常苒苒正在登录招生网,顺口回道:“高考前一天就写完了。”

江湛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道:“你没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吧?”

“没有啊。”常苒苒登录进去,点击查询成绩。

哈,真幸运,超了B大的录取线几十分。

10

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那个日记本常苒苒就没有再翻过,要不是这会儿整理阁楼,她都不会发现,原来当初是江湛先跟她告的白。

可是那个闷骚的猫奴,竟然将错就错,还故作高冷。她上了大学,追了他一个学期,他才以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答应跟她在一起!

常苒苒越想越觉得自己亏了。

她缩在江湛怀里,不满道:“先生,你欠我一个告白呢。”

结婚之后,常苒苒都叫江湛做先生。一来,是因为长江给他们留下三只小奶猫,它们分别被起了江江、湛湛、常常这三个名字,江湛的名字就被抢走了;二来,相比于老公,常苒苒更喜欢先生这个词。先生先生,仿佛唇齿间都是满满的爱意。

江湛蹭了蹭她的头发,拉过她的手放到心口,语气宠溺:“爱啊,不是用来告白的,是要留在这里偷偷幸福的。”

常苒苒自然知道自家先生不是那种会花言巧语的人,当初的情书还是在同桌的帮助下才完成的,所以,常苒苒就没有再为难他。反正,她知道他爱她,就足够了。

说不定下一个十年,她又从哪本书里翻出来一封他写的爱意满满的情书。

情书不用多,一封情书就够她幸福一整个十年了。


声明:文章转自与网络,如有侵权,告知立删
我是品酿,不爱你,不度生

上一篇:那时喜欢一个姑娘
上一篇:没有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13781586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