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真的习惯一个人

admin 2020-01-17 16:33 品酿的日志
有这么一棵树,存活了8000年,后来被一场飓风终结了生命,它是距今为止寿命最长的树,如果那场飓风没有从它身边经过的话,没有人知道它还会继续存在多久,活的太久是不是好事?如果它也有思想,八千年的时光里,目睹这周围生命的交替轮回,沧海桑田,独自经历八千个刺骨的寒冬与炎夏。是不是也感到孤单。 “你.....一定很寂寞吧”
           人是群居动物 .我不知道这是谁说的屁话,可是大多数人确实是这样,一个人走着,突然你的身边就出现了一个同伴,这个人 来的时候你欣喜若狂,结伴而行。走的时候也只是一个背影让你愣在哪里不知所措,连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居然是如此的舍不得,如此的依赖.
            你永远不知道,那个被你牵着手的人,抱着你的人,和你相拥接吻的那个人。曾经是另一个人努力了整个青春却也没有得到的。  
             这群仿佛被遗弃的人从此离群而去,他们也曾眉开眼笑,也曾在晴朗的日子里无忧无虑的奔跑,也会在璀璨的星空下满怀壮志的跟你把酒言欢,桌子上可口的菜肴还伴随着他们带着酒味的豪言壮语。只是如今独自一路前行孤单上路。
            叶子是我的一个同学,阳光可爱,还是带虎牙的那种可爱,算是比较娇小可人的哪一种,我好像忘了她的全名叫什么,甚至已经忘了是怎么认识她的,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比较闹腾的姑娘, 事实上,我并不喜欢比较闹腾的,尽管有时候我本身就是一个比较闹腾的人,ps;我真的不喜欢小孩,甚至厌恶。 我们之所以有交集是因为她当时的男朋友需要一部手机,而我当时又是倒腾手机的,她在我的眼里顺理成章的变成了我的客户之一,那时候的她还是个很会聊天的人, 会开玩笑,说话扯着嗓门,你很难想想那娇小的身躯下居然能吼出这么高分贝的声音。而他的男朋友, 我笑称叫胖子,我个人认为是一个比较偏内向的人,总的来说算是跟我的性格比较相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长得比我帅,好吧,我承认我曾经无聊的时候意淫过:那张脸为什么不长在我这。不过这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胖子有空就会来我这儿像我请教关于4s写号机问题,我自然也是愿意跟他闲扯,偶尔也会坐在一起晚上吃个饭,酒足饭饱扯淡的时候我会问问关于他跟叶子的生活。胖子似乎并不是特别愿意往这上边聊,总是痴人说梦的对我讲一些XX奋斗史,然后踌躇满志的对我讲他将来一定多牛逼,而我也应声附和着,毕竟他口中的生活是我懒得去理解的,那种泡沫式的理想,在我眼里并没有什么值得意淫的。索性右耳朵进左耳朵出,就当旁边这位爷给我讲相声了。随后的几年里,我去了南京,刚开始的时候还偶尔电话联系,之后就是QQ  ,在后来就是留言,随后就是破天荒的给对方点个赞。那时候出于某种原因,我有半年没有用过手机,我很庆幸的是我的女朋友那个时候居然没跟我分手,想想我自己也是够艹蛋的,活该后来被甩。我记得是个夏天,你没去过南京,你一定不知道南京的夏天是有多热,即使像我这样天生不怕热的人也很难在外边坚持很久,晌午的阳光烘烤着整个南京城,我躲在租的房子里吃冰棍儿,然后一阵敲门声,我以为是房东找我交租钱,结果打开门的一刹那我满脸错愕的看到一张极其滑稽的脸,没错,就是胖子,双眼通红,皮肤通红,头发被汗液包裹,仔细看还能看到徐徐冒着白烟,“哎呦呵,我操,胖子你练法*lun*功*了?”  本着不人不贱有缺陷的精神,我随口调侃了这么一句, 结果胖子一把夺过我手里的老冰辊就往嘴里塞。后来他告诉我,叶子跟他分手了,原因是什么我也不记得了,然后那天晚上我也被迫请他吃了一顿饭。其实我并不感到意外,夏天太热,人都容易浮躁,很容易做出不理性的事情,尤其是我们这一代读着琼瑶小说长大的人,浪迹天涯从此并肩看彩霞,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胖子在我这里骗吃骗喝博取同情了将近一个月,最后我忍无可忍把他扫地出门,尽管当时我能看出来他还不想走,也尽管当时的我也不想让他走, 但是他晚上呼噜声以及我寒碜的资金储备告诉我,赶紧让这孙子滚, 滚远点。也从那以后,我基本上就没见过胖子,没有电话,没有QQ  没有留言,连个赞都没有。
           而我又一次见到叶子的时候也是在南京,偌大的南京城,两个认识的人在毫无商量的情况在异地相遇真的很让你兴奋, 巧合的是她跟她朋友在一块,我也跟我的朋友的在一块,巧合的是我的朋友是男的,巧合的是她的朋友也是男的。而这个男的并不是胖子。这种局面,让我仅仅一刹那就想到了那个在我这骗吃骗喝的胖子! ,老友见面,饭桌上见。南京的大排档虽然比不上成都重庆,但也低不了几个档次。我朋友觉得那个场合不适合他,就先撤了,于是,我这万年电灯泡的称号就发挥了作用,叶子跟这个男的极限秀恩爱,我恍惚觉得我这个灯泡越来越亮,我觉得我的脑袋散发的光芒有点刺眼,与此同时我觉得胖子要是也在的话,他的头上也会泛着刺眼的光芒,不同的是我的是陈旧的黄色
 ,他的是青翠的绿。叶子还是那个样子  ,开朗,娇小可人,与之前不同的是少了学生时代的稚嫩, 脸上的粉妆以及身上的香水味,老让我觉得女大十八变这句话说的是真对。我当时的判断就是,不出意外,这俩人也走不到一块。叶子的长相跟性格注定会是那种招蜂引蝶的人。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你不理解别人的生活就不要妄加评论,每个人的活法不一样,你机关算尽未雨绸缪最后也不过是一个骨灰盒,你没心没肺一生贪图享乐最后也是一个骨灰盒。一切平常心就好
          后来如我所愿,叶子确实跟那个男人分手了,得知这个消息的我记得当时我还拍了一下大腿暗自窃喜了好长时间,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弄个小板凳加个红布就可以去火车站给人算卦了,隔了几天,叶子打电话说来找我,我开玩笑的说是不是又要给我介绍你新的男朋友。我记得特别清楚,电话那头她只是笑了笑,那个声音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同学时代她清澈的脸庞,无邪的笑容。下午下班后,我去了江宁的一家大排档等他,南京城酒馆太多,故事也太多,故事多了空酒瓶子也多了,我正一边无聊的数着门口的空酒瓶子一边等叶子的时候,忽然觉得江宁大道的行人都是成双成对,唯独一个娇小身影一袭白衣缓缓走来。
          我没有问叶子为什么一个人来,我这种骨灰级电灯泡在不散光散热的时候老实说真的毫无用处,场面一度的尴尬,本着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态度,我说了一句我后悔万分的话,我问叶子这么憔悴不会是打胎去了吧。我以为会遭来一句唾骂,哪怕只是一个白眼,遗憾的是叶子像当作听不见一样,只是把酒倒满。虽然没有一饮而尽,但牛栏上的酒味让她呛了一下,那天叶子像个话唠一样,我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我很熟悉,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胖子也是在这里,也是这样的话唠, 得了吧,我默默的喝着酒,就当这姑娘给我唱京东大鼓了。白酒太难喝,夏天的南京城即使在夜晚也会让人焦躁不安,于是我们改换了扎啤,啤酒的好处就是可以打断别人的话,别人说的正起劲,你端起杯子对方就跟你 喝。就这么喝着说着,叶子问我关于胖子的事,我反问你们一点都没有在联系了么? 叶子摇了摇头。于是我对叶子讲了一个故事,故事里的胖子在不曾眉开眼笑,不曾在晴朗的日子里无忧无虑的奔跑,也不在会在璀璨的星空下满怀壮志的跟你把酒言欢,桌子上可口的菜肴也听不见他带着酒味的豪言壮语。只是如今独自一路前行孤单上路。故事里的胖子变得睿智,少言寡语。
          我讲完这个故事后叶子不在说话,事实上这个关于胖子的事我一点音讯都没有,我们失联了太久,这也只是为了应景而随口编的一个故事,有时候你的一句话,改变一个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觉得这个故事漏洞百出,可是叶子相信了,以至于到后来连我自己都相信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故事的原因,叶子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生活,而是变成了一个内向的人, 她的妆容越来越浅,香水越来越淡,活的也越来越孤独,小酒馆里再也没有了她 的身影,仿佛关于她的一切都已经被抹去了,我有次问他有没有尝试着去找过 胖子,她也只是摇头。我倒是挺庆幸的,万一真的联系上了 发现胖子不是我故事中的那样,她会不会往我家窗户扔粪球。
         在到后来,我跟叶子也失去了联系,听说是去了深圳,也好像回家相亲结婚生子,好像就是这样,故事的结尾总是这么无厘头,叶子叫什么来着? 好吧,胖子又叫什么来着?写号机只有深圳才有!两个笨蛋!
上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13781586058